广升孙荣卫:风口还是远见?一个商业直觉主义

作者: 评论  发布:2019-07-17

  创业,是很多中国年轻人的梦想。创业路上,一些企业敲钟上市,也不断有人黯然离场,更多企业则遭遇了 “七年之痒”或管理危机。在新一代中国创业者身上,有哪些共有的品质和独有的闪光点?所谓的“资本寒冬”中,他们又会何去何从?支撑他们的是怎样的内在特质和商业价值观……

  为了寻找这些答案,展现中国创业新生力量的故事,《哈佛商业评论》中文版推出“创业者图鉴”人物专栏。在第一季,百度长江学堂为我们推荐了8名学员。在接下来的每周一和周四,我们将为读者呈现他们的故事,让更多成长中的企业和创业者与大家见面。

  作为中国第一批手机操作系统从业者,孙荣卫的身上既有中国企业家务实奋进的作风,走心不套路;又有超脱于时代的雄心和远见,时刻警惕着行业的风向变化。一直占领时代风口的孙荣卫,其秘诀真的只是商业直觉吗?

  广升这个名字对于普通人来说,是一个陌生的企业。但对于手机从业者来说,这家企业代表着中国手机软件开发界的先行者,代表着全球最大的第三方FOTA无线升级服务提供商。

  孙荣卫是上海广升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。这家公司诞生于2012年,自诞生之日起,孙荣卫就将广升定位于移动终端FOTA(Firmware Over-The-Air移动终端的空中下载软件升级)技术服务提供商。这一战略布局至少领先同类企业三年,而他新创立的艾拉比智能公司,则把目标锁定在未来——车联网、物联网体系的FOTA升级,又是快人一步,超前发展。

  近日,《哈佛商业评论》中文版采访了百度长江学堂三期班班长、广升创始人孙荣卫。孙荣卫是中国第一批手机操作系统从业者。他的经历为我们展示了中国手机操作系统技术服务提供商从无到有、从落后到弯道超车的历史,他的选择让广升每次都稳稳占据行业变革的风口。

  为什么孙荣卫能准确占领“风口”?他坦言,“运气的成分很重要。但作为创业者,你没法做到运气总是在你这边,也没法保证每次都能站在风口,这就要求创业者对自己所处行业的历史沿革、未来发展趋势有深入了解和研究,并做出持续的积累,因为幸运只垂青有准备的人。”

  “我喜欢想明天会发生什么,下一阶段这个行业会是什么样子,现在的机会点在哪里,在这个机会点上我的优势是什么,我是否具有别人所没有的优势。在创业路上,我一直在问自己,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是我?”

  1998年从安徽农业大学英语专业毕业后,孙荣卫进入国营芜湖造船厂工作。在那个年代国营企业还是铁饭碗。但闲不住的孙荣卫却主动放弃了这一铁饭碗,选择去上海做些更有挑战性的事情。

  经历了3年销售和产品经理的经验积累,2002年孙荣卫加盟了南京移软。这家企业是全球领先的手机Linux OS操作系统提供商、国内最大的手机浏览器WAP Browser和彩信MMS产品提供商。

  据孙荣卫回忆,当时手机普及率还没有那么高,市场基本被摩托罗拉、诺基亚等国际巨头垄断,国产品牌少且几乎都是贴牌,少人问津。但孙荣卫当时看准了两个趋势,其一,PC移动化,手机智能化,即PC的一些功能将会被手机所取代,而功能手机也将逐步往智能手机演进,所以应该投身手机领域;其二,国产品牌自研有巨大的发展前景。2002年左右随着中国第一批手机研发人员登上历史舞台,中国企业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也开始起步,两者好像革命战友一样,一起进入了研发的新阶段。

  到2006年前后,南京移软(Mobilesoft)的手机浏览器+彩信产品几乎占据了国产品牌60%以上的市场份额,移软旗下的LinuxOS也先后被海尔、飞利浦等手机品牌采用,推出了多款LinuxOS 手机。MobileSoft品牌在手机行业迅速崛起,孙荣卫对手机行业也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和更深入的积累。

  然而,一年之后,情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剧变。2007年被称为智能手机元年,在这一年苹果推出iPhone,谷歌收购安卓,开启了智能手机新篇章。安卓实行免费和开源两大策略,打破了Windows、Symbian等传统封闭系统的垄断,实现了弯道超车,全面碾压了Symbian、Linux OS,甚至WindowsOS,成为手机操作系统的最大赢家。

  “那时真的是绝望,和WindowsOS竞争,我们有低成本和本地化服务的优势,还有机会分得一杯羹;在安卓的身边做操作系统是绝对没有机会的,一点机会都没有。本来以为前面是Symbian和Windows OS,但一转弯发现,领跑的是安卓,一招免费就把我们的路堵得死死的。”孙荣卫苦笑称。

  冷静下来,孙荣卫为再次创业时明确了两条基本原则:一、在自己熟悉的领域,做自己擅长的事,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是他的真爱,所以他选择继续在手机行业深耕;二、不能和巨头竞争,就倒戈到巨头阵营,发挥自己优势,帮助巨头弥补其生态的短板。

  他仔细分析当时的情况,早期Android漏洞很多,功能也相对简单,为了解决BUG和增加新功能,手机必须具备FOTA系统升级功能;但因为安全稳定的FOTA产品需要有较深的技术积累,且升级是个持续的过程,他认为多数手机厂商不会自己做FOTA,而这就给独立第三方提供了很大空间。因此,孙荣卫为广升选择了FOTA(Firmware Over-The-Air)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。2016年,广升在新三板挂牌,业务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,服务2000多个手机厂商,拥有超10亿终端用户,成为全球最大的第三方FOTA无线升级服务提供商。

  但孙荣卫仍然非常警惕“风向”的转变,敏锐地探测着下一步行业变革的浪潮。2017年11月,孙荣卫成立了上海艾拉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,专注为汽车、物联网领域合作伙伴提供专业FOTA升级技术解决方案和定制化服务,升级产品包括智能汽车、机器人、无人机、智能家居、智能穿戴等各类智能硬件。

  “汽车行业最近流行一个单词,叫SDX,SoftwareDefine Everything,软件定义一切。以前汽车是信息孤岛,在车联网时代,车辆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智能终端。”孙荣卫决心牢牢抓住这个机会,继全球最大的手机FOTA无线升级服务提供商之后,面向全球汽车厂商做最好的无线升级服务商。

  在孙荣卫看来,汽车是有生命的,但汽车生命的成长终止于出厂的一刹那,出厂的那一刻工程师赋予它什么生命,它就是什么生命。在智能网联时代,有了FOTA功能的汽车,生命将得以延续,每一次汽车熄火之后都将可能完成一次升级,所以孙荣卫说,“FOTA赋予汽车新生命。”

  在汽车智能化网联化尚未普及的情况下,艾拉比的车联网布局无疑是行业领先的。在2017年亚洲国际消费电子展上,广升联手360智能网联汽车信息安全实验室,模拟展示了黑客对汽车仪表盘欺骗攻击时,通过启动汽车内置FOTA远程升级,远程检测攻击和修复漏洞,实现汽车安全的动态防护,引起了行业的极大关注。

  百度联盟是广升最为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之一。与百度联盟的合作,为孙荣卫的创业、创新之路提供了支撑和保障。然而加入百度长江学堂,则是由于一个特别的契机。

  孙荣卫称,自己永远不会忘记2018年年初百度联盟年度答谢会上举行的那场拳击比赛。百度长江学堂特意为参会的百度联盟伙伴安排了一场拳击比赛,当近距离看到“拳拳到肉”的搏杀,孙荣卫受到了很大的震撼。当时孙荣卫心想:一般商学院都以模拟为主,点到即止,对于学员的心灵震撼不会那么大。但是百度长江学堂能举行如此真实的拳击比赛,想要传递的就是会把真实的“商战搏杀”加入到课程学习中来。于是当百度长江学堂三期开始招生时,孙荣卫立即报名参加了。

  百度长江学堂无疑是“来真的”,可谓是理论、实践、技术兼容并蓄。三期班学员的阵容也较为强大,行业覆盖新科技、医疗、传媒、零售、教育、金融等多个领域,学员包括诚迈科技董事兼总经理刘冰、趣头条副董事长李磊、触宝CEO王佳梁、BroadLinkCEO刘宗儒、创蓝253CEO唐小波等,很多学员的企业都已经上市,或是排队等待上市。

  拥有这么多优秀的学员,百度长江学堂三期班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价值观——做最好的自己,相互成就。孙荣卫被推举成为了三期班的班长,在三期班年会上,所有同学都要扮演金庸武侠江湖中的一个角色,大家一致认为孙荣卫和“一灯大师”是最相像的。

  在百度长江学堂的课程安排中,除了老师的授课,还会定期组织同学们的分享会和私董会。作为三期班班长,孙荣卫非常积极地参与到分享会和私董会的组织和协调中。在私董会上,分享的同学要接受整个班级同学的“DISS”/“面试”。孙荣卫笑称这简直是一场“自虐”,等于把这个人、这个企业放在显微镜下,大家从不同的视角去审视,看他正在干的事,未来想干的事靠不靠谱,思路清不清晰,有没有盲区,有没有漏掉/误判一些机会。

  之所以如此支持分享会和私董会,源于孙荣卫自己错失的一个机会。早年,孙荣卫在南京移软主导的WAP Browser手机浏览器领先整个行业。一次,时任上海掌上灵通咨询有限公司市场副总裁、2005蒙牛联姻湖南卫视超级女声策划人孙隽前去拜访孙荣卫,但孙荣卫只是把此次沟通当成了一次例行拜访,两人就一些想法聊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对话,最终并没有形成合作。

  后来回想,孙荣卫觉得孙隽当时想合作的就是在他的浏览器上做个导航页或者cookie之类的功能,在提升用户体验的基础上也获得了更多的用户和增值服务收益。当时移软的浏览器完全是个软件产品,有很多客户(手机厂商),但没有用户。“我们只是把浏览器卖给了手机厂商,用户用不用、怎么用我们的浏览器,我们是不知道的。”

  “如果当时能有私董会这种形式,孙隽能把我点醒的话,我可能就会因此走上另外一条路。”那条路上后来的集大成者是UC WEB和QQ浏览器,而移软浏览器要早很多。孙荣卫不无感慨地说。“在创业的道路上,我一直在时代发展的风口浪尖,发现了很多机会,也错过了很多机会。”所以,他希望三期班更多同学避免自己以前的遗憾,每一个阶段都能牢牢把握行业机会。

  自诩无趣、木讷的“一灯大师”日常是如何管理“奇葩辈出”的技术研究员的?“我基本上是没有套路,遵循内心的想法。”孙荣卫称,虽然自己是996的坚定执行者,是超级工作狂,那主要是对自身的要求;对同事,在管理上,他提倡人性化,推行自驱动做事。

  “我们的企业里大部分都是技术人员,别人说技术人员难管,尤其是技术水平高的鬼才,他们往往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技术上有非常过人之处,但其它方面用传统眼光来看可能会有些不服管教。”孙荣卫称,自己曾经有一个同事,日夜颠倒上班,这在很多公司是不可能实现的。怎么才能和这种人很好地沟通?首先,你得顺着他的思维满足他的需求;其次,你要能包容他的不同之处,有过人之处的能力,往往也有别人所没有的“恶习”。

  孙荣卫称,90后逐步成为公司的主流,90后需要更多的尊重和发展空间。公司愿意给年轻人提供一个公开、公平、公正的平台,一个人性、温馨、愉快的工作环境,让他们更科学合理地安排自己的时间,发挥潜能,快乐地创造价值。

  孙荣卫私下里还是埃隆·马斯克的支持者。他认为科技对自然的破坏完全是指数级的。正因如此,他曾经活在深深的痛苦和纠结之中,因为坚信人类社会的最大罪恶就是科技,而自己在从事科技行业,某种层面上就是在“助纣为虐”。他认为,科技发展不光带来了阶级固化,而且最终还会摧毁星球、消亡人类。

  后来他换了一个角度思考这个问题:据我们现在的认知,再过50亿年地球终将消亡,科技必须要与地球的消亡赛跑,科技是拯救人类和星球的唯一手段,比如马斯克就在计划把人类送到火星去。但孙荣卫对这种物理形式的逃离持悲观态度,他觉得逃离应该是精神层面的,将人的精神和思想通过某种介质存储和传承下去。无论如何,从这个角度看问题之后,孙荣卫的纠结也就不复存在了。

  这就是孙荣卫,一个坚持走心不套路他人的老板,一个外表严谨憨厚,内心火热的班长,一个永远敏于探索下一步的变化,敢于超前发展的企业家。

  谈到全球竞争的时候,孙荣卫称,以前中国企业落后国际巨头很多,这时候我们要在直道上去超越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;只有在弯道上,同时辅以自己的优势资源,比如成本优势、服务优势,才有可能实现对国际友商的超越。“以前我们经常会想:这条道路上哪些地方还可能有弯道超车的机会?现在有时候你会发现,在全球一体化的浪潮中,某些方面我们和国际巨头已经齐头并进了,这时候在我们的面前没有可以参考、可以学习的对象。这时候,需要我们自己去探索、去创造,这可能是我们这代人甚至下一代人的共同使命!”

  百度长江学堂是百度与长江商学院合作开发的互联网创业生态课程,汲取了长江商学院极具前瞻性、原创性的全球商业洞见,深度聚合百度在技术与商业模式创新方面的核心优势,为学员们开放遍布全球的长江精英校友网络,旨在培养新生一代卓越的科技创业企业家。

本文由www.56.net于2019-07-17日发布